_网红家电是创造消费需求还是“智商税”

近年来,除了冰箱、空调、洗衣机等每年5 ~ 6月高峰期的各位电器外,小型家电也成为市场上新爆发的增长类别。但与此同时,与洗冰等白色家电的逼口相比,抖音(抖音)、小红书中“真香”的小家电在现实中也受到了“再吃”和“智商税”的质疑。

虽然赢了,但也可能是新的负担。

虽然是女生,但晨晨晨真的是狂热的小家电爱好者,北上广十年,从租房到家,近几年来,空气炸锅、早餐机、破壁机、筋膜枪、运动自行车、制冰机、扫地机器人、洗衣机。买得不多,但可以用很多。

晨晨陈总结:“真香”,一个月后有“放弃”、“智商税”的感觉,但仍然无法忍受自己的“剁手”理由继续出现。

今年618年大规模活动预售期间,早上陈又花了3300元做了一台额外的洗衣机,同时她家有一台吸尘器和一台扫地机器人,每台需要3400元。

对此,早上陈在风大的时候投入了“种草”,但使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实际应用中有不满意的地方,然后出现了解决问题的新产品,实际使用时又出现了新的问题,反复出现。

例如,吸尘器比扫帚更强,更安心,但不能拖地,容易缠头发,仍然需要手工。所以,当吸引一个身体的扫地机器人出现时,被短发、拖地、无人驾驶等功能吸引,购买毫不犹豫。

但是用了一段时间,发现扫地机器人的灰尘刷把脏东西到处扫,扫到沙发桌子下面,自己还进不去。拖地板功能也是鸡肋,布湿度不足,压力不足,地面上顽固的污渍擦不干净。重复自我打扫的麻烦,从眼前回来晃悠,真难受。尤其是在自己家里养宠物,所以对扫地机器人“不友好”。

再次对洗衣机动手,最近两周过去了,早上陈仍然发现了很多“广告”和种草视频中没有出现的问题。

顽固的污渍,特别是厨房里,仍然很难擦干净,要反复推拉。

污水箱要在十几分钟内清洗,清水箱用一半的污水罐已经装满了。

对头发的吸引力没有吸尘器那么大,清理水箱头发需要手动做。

沙发、桌子、床底下还是进不去,推拉角度大就停。

..

“我以为洗衣粉运转良好的话,吸尘器和扫地机器人会变成二手的,现在也要保管。”早上陈说,头发多的话,首先用吸尘器在整个房子里走一次,然后用洗衣机拖一次。不在家的时候用遥控器扫地,回家后有没有座位的地方,请再次用洗衣机加强一下。在一段时间内,将使用20元的扫帚和40元的拖把,伸到床底下和沙发下面清理一番。

“看起来很麻烦,但只要用扫帚和拖把,打扫起来就会更懒。”陈晨说,因为产品不完美,所以为了“全面治理”,依赖于各种投资组合的便利。

消费主义陷阱的另一种解释

数千元的“高科技”也不是特别有用。早上陈抱怨理想和现实的差距,但他坦言,对于能提高生活质量的产品,即使只有短视频“种草”也有“能用”的感觉,也无法忍受购买。

这是“使用”和“智商税”之间的状态——虽然不完美,但很有用,可以使用,可以解决部分疼痛。

自从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长期的家庭生活使他们有更多的注意力回家。饮食、外卖、娱乐等消费活动减少,但这段时间消费主义的培养有效地释放了失去的那部分消费需求,将资料消费从快速消费品转移到耐用消费品是必然过程。

与典型的消费主义表象特征不同,晨晨晨不认为这种物质产品更换的消费是多余的。

以前和别人合租的时候,她经常要半个月请一次清洁打扫,最近两年开始一个人包租,需要打扫的面积变大了,但清洁次数反而减少了。今年年初新房装修得很好,搬进去前的荒地也是和男朋友一起做的,都得益于这种清洁用品的升级。“现在打扫、拆卸、机器清洁都是男朋友的责任,他也很关心。”陈晨说,省钱一方面增加歌词的乐趣是值得的。

同时,对于国人来说,“法加价值万金”的观念和国外的消费主义一样,仍然很难接受可以随意放弃有使用价值的产品。“比如破壁机,打扫很麻烦,噪音太大,闲置了很久,但是搬了三次家,我还是留着,以后生孩子,做辅食还是可以的。“早上陈说,需求是阶段性的,根据生活状态的不同,需求也不同。这次北京传染病远程办公期间,破壁机、空气炸锅、健身圈等很多以前被搁置的小型家电再次使用。

另外,由于世界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,全球二手交易市场迅速崛起,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第四消费时代正在到来。二手商品除了价格优势外,更符合现代循环经济的发展趋势。“即使认为自己确实是无用的‘智商税’,也可能对别人有用。”早上陈和她的男朋友非常接受这种生活方式,在新房荒地上面临难以处理的高层玻璃擦拭问题。除了寻找特别清洁的选项外,早上陈从朋友家借来了擦窗户的机器人。朋友口中是“智商税”产品,但在早上陈的眼里效果似乎完全可以接受。“二手的价格只要新产品的30%,使用频率高就很划算。”机器还给朋友后,早上陈一直在闲鱼上搜索相关商品。“价格合理,成色不错,可以在同一个城市检查东西,大概率我会买的。”陈超说。

做消费者还是做产品?

英国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在《工作、消费主义和新穷人》一书中解释了这种观点。

消费市场诱惑了消费者。但是,要做到这一点,成熟和受到诱惑的消费者也是必不可少的。因为就像工厂主人可以指挥工人一样,有遵守纪律、从内心听从命令的工人。在正常运营的消费者社会中,消费者会主动追求诱惑。他们的生活从诱惑到诱惑,从诱惑到诱惑,从吞下一个诱饵到找到另一个诱饵,每个新的诱惑、诱惑和诱饵都是不同的。看起来比以前更有魅力。他们和祖先、生产者一样,生活在一条传送带和下一条传送带之间。

事实上,一些消费需求确实是由市场和商家制造的。但是,完美错过消费者所有需求的产品基本上是不存在的。

“新的魅力、诱惑和诱饵都不一样,看起来比以前更有魅力。”

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基于市场对消费者痛苦的认识和解决方法。

2021年,闲鱼根据二手灰色关键词列出了《十大无用商品》排行榜,其中空气炸锅、跑步机、电子纸质书、破壁机、健身环等火产品都榜上有名。

但是,以空气炸锅为例,20世纪90年代出现了商业“乳脂炸锅”,从2010年飞利浦推出的现代家用空气炸锅开始,空气炸锅产品在美国市场上仍然处于市长/市场增长和渗透率的双重高速发展中。2015年至2019年,美国空气平底锅渗透率持续飙升,同期市长/市场规模分别达到1.0、2.1、2.7、3.3、4.1亿美元,发展相对稳定,销售规模接近全球一半。从2016年到2021年,美国空气油炸销量占全球平均34%。

国内空气煎锅市场与烤箱基本普及的美国市场相比,已经超越了烤制的饮食习惯,不能在弯道超车。但是,广发证券发布的小型家电专题报告显示,内容平台的持续种草、“空气爆炸”理念逐渐得到认可、被国内局部传染病等因素沉寂的空气油炸食品将从2022年开始迎来第二次增长。虽然技术基本成熟,但在主流消费区间,空气炸锅产品在容量提升、内谈、可视化等硬件方面仍在继续进行微创新。

另一方面,国内消费者对“空气爆炸”的认识正在迅速渗透,整合趋势开始打破类别界限,越来越多的嵌入式桌面烤箱增加了“空气爆炸”功能,具有“空气爆炸”功能的产品份额正在迅速提高,入境品牌数量也在迅速增加。

“空气轰炸”的理念和需求是真实存在的。”如果“空气炸锅”是产品的时候是智商税,那么有基于“空气炸锅”需求的产品,很适合部分消费者。

消费者的需求往往只是对生活体验的感性认识,产品制造是对这种认识的总结和形成的解决方案。虽然某个方案不是最终的、完美的面向所有用户群体,但此时另一个状态——是有用的。这也是把选择的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方法。

消费者善于体验,生产者需要将这种体验转化为产品的解决方案。只有制造产品,制造消费者,才能不产生矛盾,生产和消费相互合作,市场才能健康增长。

_网红家电是创造消费需求还是“智商税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